• 0
正午阳光可复制吗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671字)

2021-06-10 正午阳光可复制吗

正午阳光是如何一步一步成为国剧担当的?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投中网,作者:吕品。WearBus_智能硬件经授权发布。

6月6日,观众期待已久的都市女团剧《欢乐颂3》正式宣布全新主创意阵容。阵容一公布网上便一片哗然,“既然人的设计和故事都变了,为什么还要用欢乐颂这个名字?”而这所有质疑都离不开其背后出品公司东阳正午阳光影视有限公司。

你可能没听过正午阳光,但你一定看过《琅琊榜》、《伪装者》、《欢乐颂》、《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都挺好》、《大江大河》等等大爆剧,而这些热剧背后正是正午阳光。一夜爆红的演员常见,一夜爆火的影视公司难得,正午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够让大众印象如此深刻?

1、背靠大树好乘凉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要说正午阳光的故事,就得先从山东影视集团(以下简称山影)说起。1986年,山东电视台通过制播分离,成立了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三年后,一个名叫孔笙的年轻人加入了进来,担任摄影师,拍摄的第一部作品就叫《正午阳光》。后来,孔笙取名于此,成立正午阳光。

孔笙加入山影后,过了三年,19岁的侯鸿亮加入山影,并成为了他的徒弟。

1996年,摄而优则导的孔笙第一次担当导演,拍摄了《民警程广泉》,侯鸿亮是这部剧的制片人兼摄影,这是两人首次以导演、制片人身份合作。次年,孔笙又迎来了自己的另一个徒弟——李雪,日后的正午铁三角至此算是在山影正式汇合,并在此磨炼出了一身本领。

2011年8月17日,东阳正午阳光影视公司成立。起初,正午阳光只是为方便孔笙、李雪、孙墨龙三位导演进行影片后期制作成立的后期制作公司。随后,正午不断独立出来,成为一家具有专业水准的综合性影视机构。

2、利益捆绑核心团队

然而正午阳光始终脱离不开老东家的影子。这么多年过去了,核心的人还是老东家出来的人,模式都是在老东家训练出来的模式,成立初期也是“狐假虎威”式地靠老东家打响自己的名声。传承自山影,原型是孔笙工作室,由山影的一个拍摄团队的原班人马创立的小作坊似乎早就暗自蓄力,等待时机。

在山影的青葱岁月里,侯鸿亮是总经理,孔笙导演是山影的骨干。然而就在2014年,摩拳擦掌,盛名之下的山影上市前夕,老侯辞掉了总经理一职,加入正午阳光。

当年侯鸿亮的离职外界议论纷纷,原因扑朔迷离。后来,侯鸿亮曾表示:“上市涉及到太多资本运作的事,让我疲于应对,甚至对我擅长的创作产生直接影响。想到此后这些会成为我生活的常态,我就觉得该走了。”

事实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吗?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一是当年老侯走的时候基本上挖空山影的核心团队,带着策划、宣发、制作、经纪、商务等部门加入正午阳光。上市前夕一群人能义无反顾的来到一个处于成长期的公司,老侯的魅力可见一斑。随后正午阳光进行了改组:候鸿亮任董事长,孔笙、李雪、孙墨龙任董事。通过利益捆绑锁定核心人员,老侯的棋又下对一步。之后,凭借《伪装者》和《琅琊榜》两部热播剧,一举打响了正午阳光“国剧门面”的名号。

二是按照老侯所说,上市会让他疲于应对资本运作的事,可是天眼查显示,2016年爆火的正午阳光吸引到了资本的目光,获得了华人文化数千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在山影疲于应对,在正午就欣然拥抱,老侯果然长大了。

3、知错就改,为时不晚

资本化之后,正午阳光开始扩大产能,从以前一年两三部电视剧的产量到资本化后的第一年,光是开机就有5部电视剧。有钱了当然之前的那些压箱底的项目就可以拿出来了。“这个行业缺的就是钱,在这个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年代,有很多好的项目迟迟没等来那个伯乐”中佳时代创始人刘忠靖告诉投中新消费。

资本介入真的是有利的吗?正午阳光首次资本介入后开始了他的镇痛。

2017年4月,《外科风云》开播后被不少医学专家指出存在大量专业错误。《欢乐颂2》上线,被诟病为主演油腻,剧情逻辑散落一地,最终交出了豆瓣5.4成绩单,成名之作后续《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也收视惨淡,成为击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接二连三的打击后,老侯痛定思痛。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一方面是这些剧并未让老牌导演亲自操刀,那些被推上前的正午二代导演们被质疑的体无完肤,似乎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观众并不买账,而这时也暴露出正午最大的弊端—二代导演们还是不能独挑大梁,“经验”,刘忠靖认为,“一是剧组里最讲究的就是规矩,我们以前都是学徒制,和山影一样,都是师傅带徒弟,中间好多都靠自己琢磨,每个人的天赋都是不一样的;另一个就是我们那一辈的人学东西都很扎实,现在的小孩物质条件都很好,选择权也更多,很多孩子都是过来玩玩,玩腻了就走了,行业里久而久之风气就不好了”。

另一方面当时正午阳光有一部分精力分散到了公司艺人经纪业务板块。影视公司抢经济公司的活,经纪公司抢影视公司的活,本末倒置的怪圈一个接一个地跳进去。

苦心经营的公司怎么能善罢甘休。在这一连串质疑之后,侯鸿亮完成了一场关键的自救:砍掉公司的艺人经纪业务。看似只是把自己的短板拿走一块,但其实背后割舍了一个巨大的摇钱树。

北京文化2020年年报显示,艺人经纪业务营收达464.468万,毛利率达45.18%,华策影视年报显示,经纪业务营收达1.148亿,毛利率高达65.37%,高毛利的艺人经纪业务正午真的舍得丢吗?

其实,正午阳光虽然宣布取消艺人经纪,但并未与曾经合作的艺人完全切断联系。据悉2016年,正午阳光便先后与刘涛、王凯、靳东合资成立了锦麟影视、得舍影视和得空影视,法人代表均为侯鸿亮,艺人在合资公司中占有股份。虽然现在这些公司都已经注销,但从“郑爽阴阳合同”事件可以窥探,影视行业新玩法已经魔高一丈。

调整后的正午打了一个翻身仗。孔笙的《大江大河》一播出就创造了双台收视率破1、网络日播量破亿、豆瓣8.8分的成绩。张开宙、简川訸的《知否》《都挺好》叫好又叫座。老侯的舍是值得的,观众熟悉的那个正午阳光又回来了。“正午终于不恰烂饭了”正午出品剧的死忠粉张同学经历了粉转路转黑转粉跌宕起伏的心理过程。

4、内容为王,演员靠谱

正午阳光看中的一直是编剧和制作。

“正午阳光的编剧选择的标准就是看文字,不管你之前是不是有名,都不重要”侯鸿亮说,“如果在我眼里剧本不达标,那么一切都要全部重来。整个行业水准的提高就是在剧本的提高上”,正午阳关从一开始就确定内容为王的宗旨,在这个流量即王道的浮躁影视圈,老侯的决定无疑是充满远见的。

演员不追求流量小鲜肉,选择指标首先人好,“拍摄一部戏往往从几个月到几年有漫长的制作周期,演员和剧组要朝夕相处,要对整部剧的团队负责,所以人一定要好”;其次戏好,要能驾驭这个角色,怎么演怎么像。然而品质是保障了,也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但回顾正午选角之路,王凯、刘涛、王子文、靳东这些演员翻来覆去的用,观众难免审美疲劳。“王子文的曲筱绡太经典了,以至于后面好多角色都难逃同质”观众们吐槽着正午的选角,“真的服,几部剧演员翻过来调过去的用,老是让我感觉我在看一部剧的时候同时看几部剧”正午这招不再屡试不爽,观众开始不买账,于是,正午后面几部的选角也开始朝向新面孔新演员合作。

仔细研究正午的大爆剧不难发现,现实主义题材一直是正午的“拿手菜”。孔笙曾写过一篇文章讲述自己拍《父母爱情》时的心得,“不放大矛盾,不制造苦难,带着日常的幽默琐屑”。往往那些大时代下小人物的悲欢最能引起大家的共鸣,正如侯鸿亮所言“电视剧不能一味的呈现生活的苦难,要有一些价值观在里面,我们用现实主义的态度去创作,拿出真诚的态度去拍摄,观众都在看你是不是真诚,你的作品是否能温暖人心,如果你拍的让人看完不舒服,那么这部电视剧一定不是好的电视剧”。

1、WearBus_智能硬件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WearBus_智能硬件(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WearBus_智能硬件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WearBus_智能硬件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